无感的时代女性及其文学表达
2017-04-06 12:36  贵网  进入贵社区   复制本文地址

  最近读到几篇和女性有关的小说,自然想起了丁玲的《三八节有感》。丁玲以过来人的眼光,在红色延安,面对革命女性沉沦于日常痛心疾首,她依然别开生面地阐释了与“莎菲女士”一脉相承的独立、自尊和自强。然而,当下时代女性更多表现出对于丁玲及其《三八节有感》的无感。
 
  当下物质主义生存对女性精神的侵蚀无疑是令人惊愕的,且中国传统伦理价值失范,现代价值观多元混杂,女性对于自身状况的认知和反思呈现出保守和退让色彩。曹军庆《向影子射击》(载《作家》2016,12)在对特权阶层的控诉中,我们却看到了祥林嫂的影子。先生滴在奶娘乳房上的眼泪,更让人刺心于对物质奴役的主动接受。云嫂在被物化、被奴化、被侮辱的状态中,竟然感受到虚幻的特权、物质和虚荣。这种沉溺于物质奴役、对于自身精神蒙昧浑然不觉的状态,比特权阶层的吸食人乳更让人心惊!宋小词《直立行走》(载《当代》2016,6)通过当下城市生存的冷硬荒凉完成对于现实的批判,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在对城市身份的追逐过程中,屈辱地向着城市婚姻和房子沉沦下去。小说叙事最大程度地展示了善良无能者的伤口,伤口上的人性幽暗面散发着脓疮的恶臭,女主人公微茫的希望掺杂着粗陋的情感,让生活陷入一片迷茫黑暗之中。当下女性精神启蒙的叙事随着市场经济的功利主义而消退。对于中国女性来说,传统伦理和现代价值观念处于错位状态,女性的身体和精神的觉醒依然是未完成的沉重话题。
 
  中国人爱子女的能力是强大的,往往远胜于男女之爱。婚姻中的爱情自然也让位于对于子女的爱。乔叶《零点零一毫米》(载《作品》2017,1)叙写中年夫妻无爱的婚姻。当性爱退场之后,婚姻生活中的尴尬与老境陡然触目起来。乔叶的小说心思缜密,笔触所及满是中年生存的幽暗隐私处,又在温润的修辞中妥帖地倾诉着生活的芜杂和枝蔓。在这种漫溢的情绪中,女主人公奇特遭遇中的冷静应对是中年无爱婚姻的冷酷结果。无爱的婚姻生活让有着爱的能力的女主人公发出强烈的呼喊,这种呼喊依旧是无声的,带着从地底下发声的屈辱,艰难表达了女性身体在中年时空中的踟蹰而行。
 
  王安忆《红豆生南国》(载《收获》2017,1)写老男人对于女性、家庭和婚姻细密画般的感受。小说时空横跨上海和香港,背景的迁移带来地理文化上的陌生感。在这种有意识疏离大陆普通话的叙述腔调中,写的是老男人的经历和感受,然而从文字的缝隙中,他的老妻却显出骨肉丰满的形象。从恋爱、生子、离异到变相复合、介绍相亲……写满了中国旧式女人的眼风与神情,爱、算计、占有、怨怼乃至嫉恨,这些都沉浸在一个孤独老男人的絮语中。中国女性不乏顽强的生存能力,在这种能力的历练中都隐隐藏着一个曹七巧。中国老男人可以在文字里絮絮叨叨地诉说委屈和撒娇,甚至于娶亲,而中国老妻们衰败的身体与精神依然沉默着。
 
  顾前《你们说说啊,到底什么是爱情》(载《青春》2016,11),是以闹剧形式写的一个关于婚外情的小说,但却提出了一个切实的问题——爱情是什么?那种看着不错而没有真爱的婚姻是否抵得过一场婚外情?或者说婚外情和没有真爱的婚姻哪一种方式才是更道德的?现代人衣食无虞,拥有支配身体与情感的权利之后,为何还有着“爱情是什么”的疑问?对精于计算的现代人来说,爱的付出是要计算回报的,而真正的爱情却是不计回报的付出,且享受这种不计回报的付出,这才是现代人无法获得真爱的原因。
 
  “时代女性”往往让人联想到时尚和摩登,然而在我的视域中,时代女性就是这个时代大多数女性的指称。对于现时代的中国社会来说,莎菲、娜娜、曹七巧、祥林嫂、虎妞、朱安、吴琼花、李双双、刘慧芳、上海宝贝们……无数沉淀的历史影像叠加在当下的女性身上,构成了复杂的中国时代女性镜像。而对于女性自身来说,生存的紧迫性压倒了身体和精神的觉醒,无感或者假装无感依然是当下女性逃避精神性痛苦的无奈选择。
作者:admin 来源:未知 

相关文章

贵社区推荐

到贵社区看看:贵州 政策 专家

论坛图片推荐

更多...